letou > 我的老婆是仙王 > 第135章 报仇
    杜腾在这里布置了一个足以困住筑基修士的阵法,刚刚拖延的时间,只是用来转移顾恒的注意力,让他忽略掉周围的阵法。

    否则阵法启动的一瞬间,顾恒完全有能力逃出阵法的覆盖范围。

    六言伏魔阵,是一种很古老的阵法,布置起来也很简单,根据布置材料的等级,能够困住筑基到金丹期的修士,就目前来说,是杜腾可以动用最厉害的阵法了,只是因为材料有限,目前勉勉强强可以困住顾恒一会。

    阵法一启动,顾恒就感受到了威胁,因为他体内的灵力运转出现了问题。

    他没想到,小小练气修士,竟然能够催动如此厉害的阵法,他知道筑基期跟练气期的差距有多大,越级挑战,几乎是不存在的事情,除非有逆天宝物。

    顾恒不仅是天才,本身实力也很强,为人极其谨慎。在遇到这种情况之后,他很快就冷静下来,调动自己的灵力开启灵力护罩,这对于筑基修士来说很简单,消耗的灵力也特别少。

    他相信,就算杜腾能够启动这样的阵法,消耗也很大,坚持不了多久,自己现在避免直接对战,万一失误了就不好了。

    筑基修士的灵力护罩,练气修士手里有极品法器都很难破开,既能保护自己不受伤害,又能拖延时间。

    杜腾当然想过,顾恒可能会出现这种反应,只是他没得选,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维持阵法,要消耗掉他大量的灵力,目前只能殊死一搏。

    他原本是想要等自己筑基了再找这些人的麻烦,可终究还是没忍住,加上他现在急需大量资源,只能冒险把顾恒给解决掉了。

    顾恒在阵法里面,杜腾则是在外面,不停的运转阵法,同时分神用手里的极品法器释放法术攻击顾恒。

    如此高强度的攻击,对杜腾的挑战极大,顾恒则是简单了许多,灵力运转受到阵法影响变慢了,可是依旧足够维持灵力护罩的运转,刚刚护罩被杜腾的攻击变得黯淡下来,他瞬间又输出灵力,护罩恢复如初。

    “练气十层,能跟我拼到这种程度,你也足以自傲了!现在你体内的灵力不足两成,还拿什么跟我拼?”

    十几分钟之后,顾恒直接开口说了一句。

    明显,杜腾的攻击频率变得缓慢起来,说明他体内的灵力已经十分少了。

    杜腾根本没搭理对方,继续拼命的消耗自己的灵力,这个行为在顾恒眼里就是找死。

    可是很快,顾恒就皱起了眉头,因为杜腾的灵力仿佛是用之不尽一般,阵法依旧保持着跟高的强度,同时自己也在承受着杜腾的攻击。

    这不可能,练气十层的怎么可能有这么多的灵力,早就应该消耗一空了才对。

    其实杜腾的灵力早就消耗一空了,长生诀的修炼者,体内灵力很少,这都已经是他第三次灵力枯竭了,只是他身上有不少的灵石,别人吸收灵石里面的灵气速度很慢,可他吸收起来很快啊。

    不过直接吸收的灵气有些杂,对筋脉不好,可他管不了那么多了,今天必须把顾恒杀了。

    两大仇人,一个顾恒,一个刘世宇,一旦先杀刘世宇,自己就没机会杀顾恒了。

    毕竟到时候必定会被一个金丹修士追着,根本没能力来杀顾恒。

    顾恒发现自己的灵力护罩越来越弱,越来越弱,下一次杜腾再攻击过来,恐怕就坚持不住了。可是他的灵力运转竟然越来越慢了起来,仿佛阵法在不停的加强一般。

    这违背了他的见识,根本不可能出现这种局面才对。

    他突然间变得恐惧起来,他意识到自己是在慢性死亡。

    哪怕阵法外面的杜腾已经面色苍白,口鼻隐隐有鲜血流出,可他不相信下一刻自己就能胜利,因为杜腾这种情况已经持续好几分钟了。

    “你到底是什么人,这么邪门的阵法,我闻所未闻,你现在放我离开,我不追究这件事了,也可以饶你一命!”

    在事情变得越来越无法掌握之后,顾恒果断提出了和解的方法。

    就在这个时候,杜腾浑身一震,突然间整个人瘫软在了地上,灵力枯竭,再也没有了任何攻击手段。

    顾恒见状,面色一喜,立刻拿出自己的灵器,朝着阵法就攻击了过去。

    这是他的机会,对方终究是坚持不住了,阵法已经没有了灵力的支撑,随手就能破开,到时候趁着对方虚弱,直接搜魂,拿到自己想要的功法。

    他心里已经想好了这一切,可当长剑攻击出去之后,整个阵法纹丝未动。并且因为这次攻击,他发现自己的灵力护罩消散了,再也无法聚集灵力重新行成。

    随后更加恐怖的事情发生了,整个阵法竟然在从他身上源源不断的抽空灵力,他的灵力在快速消散。

    这到底是什么邪门东西!

    “我叫杜腾,如果有下辈子,记得来找我报仇!”

    杜腾十分虚弱的说出了这番话,从顾恒谨慎的没有反击开始,他就知道自己赢面很大,六言伏魔阵可不是普通阵法,在里面待的时间越久,就被阵法腐蚀的越多,加上自己不停地施法扰乱,顾恒此时已经不可能从六言伏魔阵里面出来了。

    出来之日,就是灵力被抽干之时!

    不管顾恒在疯狂的嚎叫跟攻击,杜腾立刻开始打坐,为了坚持这么久,他筋脉被暴乱的灵气疯狂的冲刷,筋脉几乎全部都破碎了,必须要很长时间才能恢复过来。

    损伤到了根基还没什么,他修炼了长生诀,不存在根基什么的,再重的伤只要恢复了就没事,别的修士受到这么严重的伤,以后修行的路几乎断了。

    三个小时后,伴随着顾恒的哀嚎,阵法消失了,顾恒已经从一个青年男子变成了枯槁老人,皮肤苍老的可怕。

    杜腾缓缓站起来,手里提着长剑,慢慢朝着顾恒走过去。

    上辈子的遗憾,总算要解决掉一个了,不管真真假假,雪妃,我给你报仇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