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tou > 传奇巨龙系统 > 第一百三十六章 来袭
    一种奇异的感觉突然仿佛从虚空中接通到了阿娜的心里,若有若无的联系不断的冲击着她的意识。

    “咦...?”

    对于这突如其来的变故,阿娜有些不知所措,她想要征询其他人的意见,但仿佛其他人的动作在这一刻被禁止了一般,雷布朗依旧高举着手中的弯刀,似乎想要惩罚那些小人。

    狂暴的飓风仿佛在这一刻化作了一种艺术一般,停止在半空中,无比美丽。

    “发生了什么?怎么大家都不动了?”

    阿娜虽然有些小聪明,但是对于这种情况还是有些不知所措。

    究竟是时间被停止了,还是自己的思维被单独提取了?

    如果是后者的话,还好一点,但是如果是前者的话...

    阿娜不敢想象到底发生了什么,她只是担心害怕,如此强大的存在为什么会盯上自己。

    这倒不是她自己过于自大,而是除了她以外,别人都无法行动,无论是上面的哪种情况,都能说明自己的独特之处。

    突然,阿娜感觉到腰间一轻。

    那悬挂在腰间的长剑瞬间离体漂浮在半空中,似乎不断的散发着某种波动,但是剑身上的宝石以及玄奥繁琐的类似于符文一样的铭文此时正不断的散发着光芒,似乎在扼制这发生的一切。

    “是...这个吗?”

    看到剑的那一刹那,阿娜似乎明白了自己心中一直在回荡着的那股联系是什么,来自于身前漂浮的长剑。

    他似乎很想述说些什么,但是却没法传达于自己。

    “或许这是一柄通灵的魔法剑?”

    阿娜听说过,那些有钱的贵族老爷手中的武器都是魔法武器,端的是威力强大无比,而且,在传说中,一些强大的魔法武器,甚至拥有了自己的灵魂,能够跟着主人的内心进行一举一动。

    莫非,眼前这把长剑就是一柄通灵的魔法剑?

    似乎和想象中的有些不太一样,但是阿娜很快就自我接受了这个事实。

    她认为自己应该是意识被单独提取出来,感受着自己的魔法剑,看上去别人都不再动弹,时间被禁止,只不过外界只是一瞬间,自己的意识在单独活动而已。

    “你...叫什么名字?”

    阿娜伸手抓住了这柄长剑,有些喃喃的问道。

    但是长剑一直在嗡嗡的颤抖着,没有给出任何回应。

    “忘了你只是一柄剑啊...即便是魔法武器,也不会说话的。”

    一阵隐隐约约的信息传达到了阿娜心中。

    “我...名...埃...阿...菲...”

    断断续续的信息传达到了阿娜这里,阿娜心中一喜,手中的这柄剑真的是一柄通灵的魔法剑?

    “你的名字是叫埃阿菲吗?有些拗口...不如叫阿波菲斯吧!”

    阿娜无意间,也许是天意使然,一个名字出现在了她的脑海中,让他瞬间脱口而出。

    “阿波菲斯之剑...”

    当这个名字呼唤出来后,周围的一切瞬间从禁止间恢复过来。

    手中的长剑也不再颤抖,这时候卢克突然回头有些惊讶的看着阿娜。

    “你什么时候把剑拔出来了?放松点,雷布朗只是在惩罚那些队长,并不会对我们做什么的。”

    阿娜定定的看着手中的长剑,一时间有些痴呆。

    原来,这一切并不是发生在自己的意识里的,而是切切实实的发生在现实中的。

    手中无比真实的长剑告诉了自己,真的经历了那一切。

    那么这样一来,刚刚的情况也绝对不是发生在自己的意识中,而是真真正正的发生在现实中的。

    时间真的被禁止了。

    阿娜慌乱的打量起手中的阿波菲斯,有些不可置信和一抹惧怕。

    并不是说她害怕起了手中的长剑,而是单纯的对着这个超出了自己想象之外的力量感到了恐惧。

    “怎么了?你怎么老盯着你这柄剑?”

    卢克探头凑了过来,扫了一眼阿娜手中的长剑,问道。

    “啊...啊!没什么。”

    被卢克一吓,阿娜赶忙将长剑收回自己的剑鞘之中。

    卢克怀疑的打量了一下阿娜,发现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后,只能摇了摇头,继续看着雷布朗在前方大发神威。

    很快,几名队长都被打的浑身不能动弹了。

    “现在收回你们的队长职位,跟着后面的后勤吧,他们会保护你的,等从这里回去后,你们就会被革除军职。”

    “你没资格这么做...”

    那个胖子似乎懂得很多,他知道一名军官,哪怕拥有着这种功勋,也没有资格去直接革除别的士兵的军籍。

    “是的,我没有,但是加上这个呢?”

    雷布朗从身上掏出了一个令牌,上面刻着一个很是奇异的文字。

    但是当胖子的目光注视到这个上面的时候,他瞬间脸色都变了。

    “这...这...”

    “所以,安心回去吧。”

    雷布朗说完,将弯刀入鞘,径直穿过人群走了开来。

    ...

    到了傍晚,阿娜来到了雷布朗的帐前,接受雷布朗的教学。

    正在她不断的练剑的时候,雷布朗突然问道。

    “你是不是,不理解我之前为什么这么做?”

    阿娜手中的挥舞的长剑并没有停顿,依旧不断的挥舞着,似乎没有听到雷布朗的问话。

    雷布朗见状笑了一下。

    “果然还是有意见。”

    “不敢。”

    阿娜回了一句后,稍微喘了一下气,然后变换方向再度挥舞起来。

    “军中无戏言,实力强就是老大本没有错,但是这些都是对敌人说的,我为了让他们明白这个道理,特意弄出来了这么一件事。”

    “但是一个军中总是有害群之马的。所以我等了几天,让这些家伙的内心直接暴露了出来。”

    阿娜听完后,仔细想了想,似乎是这么一回事,但是她总觉得还有哪里不对。

    “那...那些被欺负的...”

    雷布朗一听前面,就大概知道阿娜想要说什么了。

    “军人要学会听从命令,哪怕他让你去死。是不是觉得我很严格?但是如果连这样的屈辱都受不了,将来在战争中可是会吃大亏的。”

    就在两人正在闲聊的时候,突然雷布朗眉头一皱。

    一股强大的气息瞬间从他身上爆发出来,汹涌的气流冲散了阿娜额头上的细汗,以及周围的一切。

    “这群杂碎,我还没找他们,居然就找到我头上来了?”